康希诺生物、基石药业赴港股IPO 亏损之外还有什

虽然受到上交所即将成立的科创板冲击,但是港交所对于尚未盈利的生物医药企业仍然是不错的上市地。2019年开年至今,又有两家本土生物医药企业将赴港交所IPO。 2月13日,基石药业...


  虽然受到上交所即将成立的科创板冲击,但是港交所对于尚未盈利的生物医药企业仍然是不错的上市地。2019年开年至今,又有两家本土生物医药企业将赴港交所IPO。

  2月13日,基石药业宣布通过港交所上市聆讯,并将在2019年2月26日在港交所上市,股票代码为2616。

  5天后2月18日,康希诺生物也宣布通过港交所聆讯,更新IPO申请文件。摩根士丹利、中信里昂证券为公司IPO联席保荐人。

  基石药业是一家处于临床阶段的生物技术公司,专注于开发及商业化创新肿瘤免疫治疗及分子靶向药物。而康希诺生物成立于2009年,公司主要从事高质量人用疫苗的研发、生产和商业化。两家公司业务并不存在交集,但是市场对于两家即将赴港股上市公司的关注焦点却有相似之处,即是业务亏损的情况。

  招股说明书显示,基石药业目前产品还没获准进行商业销售,尚未产生任何收入。成立三年来,公司一直在亏损。2016年、2017年,亏损分别为2.53亿元、3.43亿元。2018年上半年,亏损7.44亿元。更新的招股书显示,截至2018年9月30日,亏损额达到11.62亿元。公司预计,2018年全年亏损及全面开支总额不超过18亿元。

  财务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8年,康希诺生物经营亏损分别为5268.6万元、6379.6万元、1.38亿元。而康希诺生物也在招股书中坦言,公司尚未将任何产品商业化。而根据公开披露的财务信息来看,康希诺生物目前处于重大亏损中,公司预测将在未来几年会继续亏损,并有可能无法达致或维持盈利能力。

  然而亏损就是两家公司的全部吗?值得注意的是,港交所新政的一大初衷便是为尚未盈利的科技公司提供一个中间资金渠道。港交所总裁李小加将香港市场喻为“中间地带”。在这里既可以碰到非常好的国际知音,也能碰到很多憨厚的钱。憨厚的钱,会带来很好的流动性,而知音的钱,则决定了矛应该放在什么地方。而在当下的业务亏损之外,还有更多信息值得关注。

  对于基石药业还有康希诺生物来说,选择在2019年赴港股IPO,一方面受益于港股新政政策上的利好。更重要的是,两家公司在2019年投入许久的研发即将转化为商业化的产品。

  具体而言,基石药业以肿瘤学为重点产品管线,策略重点为肿瘤免疫治疗联合疗法,旗下集结了14项资产,其中9款处于临床阶段,5款处于临床前研究阶段,包括三种处于临床阶段的肿瘤免疫治疗骨干候选药物(PD-L1、PD-1及CTLA-4抗体)。而基石药业预计从2020年开始将持续推出产品,而目前处于或接近关键性试验后期的候选药物包括ivosidenib(CS3010)、CS1001(PD-L1抗体)、avapritinib(CS007)及CS3009(RET抑制剂)。

  基石药业最受关注的莫过于PD-L1抗体药CS1001,目前CS1001刚刚达到临床III期,而全球获批准的PD-1抑制剂已有5种,PD-L1抑制剂有3种。目前我国并无PD-L1抑制剂,多种候选药物正在进行II期试验,但有包括基石药业在内的国内外四家药企在进行III期实验。基石药业表示,如果数据良好,公司预期将于2020年上半年分别提交cHL及NKTL的新药申请。

  值得注意的是,基石药业已经组建了商业化的团队。上市文件显示,基石药业已经针对中国及其他国家和地区进行产品商业化建立了一支肿瘤药物商业化团队,以推动产品上市,并将创新癌症疗法引入大中华市场。而在最近,基石药业组建了核心商业领导团队,又5名在制药行业有丰富经验的成员组成,包括Novartis Pharmaceuticals前执行董事及生命周期战略负责人以及原Celgene Corporation血液肿瘤学业务部前高級主管。

  康希诺生物则正在为12个疾病领域研发15种在研疫苗,而其中Ad5-EBOV已获批新药临床申请,2项疫苗产品Ad5-EBOV、MCV-4及MCV-2已经临近商业化阶段,而2款疫苗上市后的销售无疑最有可能在短期内为康希诺生物贡献收入和利润。

  Ad5-EBOV(重组埃博拉病毒疫苗)是中国第一种经批准作应急使用及国家储备的埃博拉病毒疫苗,也是康希诺生物“一战成名”的关键品种。

  2017年10月20日,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CFDA)在官网公布消息,“批准重组埃博拉病毒疫苗(腺病毒载体)的新药注册申请”,该疫苗是我国独立研发、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创新性重组疫苗产品,由军事医学科学院生物工程研究所和康希诺生物股份公司联合研发。

  在埃博拉疫苗领域,竞争的仅有默沙东、强生、葛兰素史克、康希诺生物4家企业,康希诺生物作为唯一的中国疫苗企业与其他3家齐头并进。与默沙东生产的rVSV埃博拉疫苗不同的是,康希诺生物的埃博拉疫苗是在2~8℃保存,而前者的埃博拉疫苗必须在-60℃保存,在通常供电不足、资源流通不畅的疫情爆发区,这种冷藏条件拥有巨大的优势。负责投融资与商务发展的高级副总裁邱东旭此前在接受E药经理人采访时曾直言,埃博拉疫苗的获批使康希诺生物在融资中获得了加分。

  如果说重组埃博拉病毒疫苗的研制是对康希诺生物技术平台、质量管理体系的考验,那么MCV-4及MCV-2 两个疫苗品种则直接显示出康希诺生物短期内的商业价值有多少。

  上市申请文件显示,康希诺生物已经在2019年1月为MCV-2提交了新药申请,并且也预期于2019年内为在研的MCV4提交新药申请。脑膜炎球菌结合疫苗MCV2计划2019年底上市,有望成为中国最佳的MCV2疫苗。MCV4预计于2020年商业化,具有成为中国首创MCV4疫苗的潜力。

  其中最快可能上市的脑膜炎球菌结合疫苗MCV2目前在中国存在3项获批上市的竞品。而三期临床试验显示,与目前中国已获批的产品相比,康希诺生物在研MCV2在3个月年龄组中显示出显著安全性,而在血清群A抗原引起的GMT水平而言,在6至23个月年龄组中表现出显著的免疫原性。

  而在研的MCV4则为潜在中国首创疫苗。此前根据康希诺生物首席科学官朱涛介绍,与国内现有的4价结合疫苗相比,康希诺生物采取了更先进的载体蛋白,从而能在保护性和安全性上有一个大的提升,能满足中国更小年龄组的需求。这款载体在国内是第一家,它属于康希诺生物产品线中的升级换代产品。同时,这也验证了新的载体使用、结合工艺技术。有了成功经验后,后续的肺炎、Hib等几款结合疫苗也会从此平台上走出来。

  值得注意的是,在上市文件的“未来计划及前景”部分,对于募资用途,康希诺生物明确将分配部分资金用于未来两到三年核心产品,即在研MCV产品。其中筹备商业化部分的资金约60%将用于在研的MCV4,而约40%将用于在研的MCV2。而商业化活动主要包括增聘商业化团队成员,聘用地方业务合作伙伴以覆盖低线城市及加强公众认知,以及建立冷链物流供应商网络。

  无论是基石药业还是康希诺生物,此前的几轮融资表现都很不错。基石药业3年两轮融资拿下4.1亿美元,获得一众VC/PE青睐。而康希诺生物康希诺此前股权融资总规模接近8亿元,2017年4月,康希诺生物完成4.5亿元的一轮融资,这是迄今为止中国疫苗行业最大规模的私募股权融资。

  市场对于“港股新政”有认为是未盈利公司前几轮投资者脱身的关键门路,但实际上,在基石药业和康希诺生物选择在港股IPO之后,还是有不少的资本选择继续做其基石投资者在上市后力挺。

  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GIC)、博裕资本、元禾控股、云锋基金、中信产业基金、泰康等参与基石药业前几轮融资的投资方在基石药业IPO后继续力挺。而启明创投等在前几轮融资中支持康希诺生物的资本也继续出现在了康希诺生物的投资人名单里面。

  2018年港股新政,生物医疗板块也掀起了赴港上市热潮,在去年已上市的生物医药公司中,华康生物、华领医药、百济神州、歌礼制药股价均有下跌,君实生物、信达生物较为稳定,而药明康德股价则明显上扬。

  2019年,除基石药业、康希诺生物外,还有迈博药业、亚盛医药等也已经提交了IPO申请,后市这些赴香港上市的医药企业能否比2018年上市的医药企业市场表现更好,值得持续关注。

  Ripple风投基金Xpring“下注”区块链游戏 设1亿美元开发基金

  ANVA发布“3·15可信赖应用白名单” 审核严格仅20个APP获甲级认证

  优信公布2018 Q4&全年财报 收入劲增 大幅减亏 毛利率等多项指标创新高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财经网联系。未经财经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发表评论
加载中...

相关文章